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哥哥荒腔走板的江湖

梅雨季小镇 QQ群 7262532

 
 
 

日志

 
 
关于我

一阵突然绚丽的光霞照下,在眾人的惊嘆声中! 传说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情场杀手鬼见愁美貌无比心地善良晕倒一片迷死一帮阿之阿佐的朱哥哥瀟洒的从天上缓缓而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十里桃花,不如一场姜太公钓鱼  

2017-03-04 15:04:44|  分类: 暧昧【食色生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哥哥/图文

满锅香喷喷的高汤,一条被吊打暴虐的鱼,在这乍暖还寒的季节,最能满足口腹之欲。


都说春风十里不如你,都说春风十里不如一醉,且不如趁这春风十里,赶上桃花惹得君心醉,约一群吃货中的战斗机们,推杯换盏间,在好灶头里乐呵乐呵。

在当今这个美食世界,没有创新的菜是万万不行的,像南宁良凤江公园旁边的“好灶头农家乐”里,他们的一道招牌菜“青砖灶火柴火鸡”,除了吸引广西八方游客纷纷前来,更是在行业间引起了潮流和一阵阵的跟风。

江湖都有传说,说是从好灶头消费回来,有人学业有成了、身体健康了、高中状元啦、奖金翻倍了、恋爱成功了、彩票又中奖啦,好运又爆棚了,人又漂亮了……


有人说这是鲁迅说的,虽然说最近鲁迅先生各种名言在朋友圈爆红可人家鲁迅真是没说过,貌似鲁迅先生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讲似朱哥哥咁样嘅朋友好值得请他吃饭。

正所谓: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再好的美食,如果只是一味的模仿和跟风,必定会在美食创新这条路上走进死胡同。

作为一个资深的吃货中里的战斗机,讲真,一般的美食还是诱惑不了我的。

而近来“老灶头农家乐”推出的姜太公钓鱼,其新颖的做法和独特的美味,纷纷得到了美食圈里的一致好评。

闹市之中,曲径幽通,寻常人家走进春天里的好灶头,那别致的园林和满院子的翠绿,藤蔓缠绕着篱笆院墙,野花在竹林里绽开,无一不透露着精致与温柔。


姜太公钓鱼,顾名思义,愿者上钩。

昔时太公立钩钓渭水之鱼,不用香饵之食,那只用一根鱼线愿者上钩,都是满满的套路。


今有好灶头农家乐,先用来自上林山村精选出来的稻米,烧开一锅沸腾的粥色,再将一条鲜嫩的黑浣鱼高高挂起,随节奏,跟着火候将鱼线缓缓放下,把一小段鱼身投入沸腾的粥水里,画面如此之美,这时你还在等什么呢?

赶紧拿手机拍视频拍图片上传朋友圈呀!

这太公钓鱼,店家一般用来自西津湖的大头鱼、黑腕鱼、剑骨鱼或江团鱼等,一般只用5-7斤的鱼,这样做起来效果更好。

这道菜的亮点就是在于涮一段,吃一段,一边吃,一边涮,熟的已经被抢到了碗里,而生猛的鱼身还挂在上面,真是吃一口鱼,又看一眼鱼,然后,摇一摇鱼线,又放下一段鱼。


君子吃鱼,若大家乖乖,回家非饿肚子不可。

一群吃货中的战斗机们,他们岂只是动动眼和动动嘴,当然要动手啦!


由于该吃法采用了来自上林山村精选的稻米,熬出来的粥水煮鱼片,天然地祛除了鱼肉的腥味,还能使鱼片更加的滑嫩鲜甜,如此新鲜的食材端在我们面前,想吃的话赶紧预约,味道自然不必赘述。


鱼鲜白嫩,香而不腻,浑然天成,美味清口,真是馋死人不偿命……


个人觉得,像我们今天在这个“好灶头”点的这粥水锅底,这种清淡的味型尤其适合本土朋友们的口味需求,其实在“好灶头农家乐”里还推出酸辣锅底等多重口味。


味道鲜,料足,美味停不下来。看来呀,多去几次才能品尝哪个味才是最爱!

走进“好灶头农家乐”,各种宣言口号叫人步步惊心。

正宗的四川泡菜

村长~~

这里的腐竹、石磨豆腐花等都是本店高薪从外地请的老师傅以传统的方法制作而成,不有任何添加剂,吃得绿色更安全。

这里布置鲜明,乡土农村的小院包厢格有情调,都是用木楼青瓦,玉米、辣椒、蒜头、灯笼、花土布灯生活物品作为农家乐的主要装饰,加上随处可见的标语,让人觉得非常有趣。

包间里还成列着当年的老式电风扇、收录机、电话,黑白电视、老电影放映机,柴火灶台等,一切都让您能感觉到农村生活的场景,让人回味到70、80的童年时代。


这里还有大量的娱乐设施


挖掘机哪家强?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嚎kxif} 最 蟢x 最4 蟢x <;\" {list a as x"acts ztag"> div class="cwd vn"acbsp;
{"ac ts 蟢x 0-jst-2">p " t="_blli 蟢x < v> {"ac ul 蟢x
{/if} 引用记录#--最嚎kxif} 最 "ackihis.src="hotlist" ss="mbga pan> div c erName)}"/> t="_block wapts 蟢x < ide xtag"> r erName)}"/> t="_block wapts 蟢x < < 蟢x {"ac ul 蟢x
{/if} 博主id="#--最嚎kxif} 最6" ss="mb id="m-t a as x}kihis.src=div claerName)}"/> div x. onal|#" ault:""o fc05">t="_blli 蟢x < v> {
{/if} 随机阅读#--最嚎kxif} 最7riss="mb id="m-t a as x}kihis.src=div claerName)}"/> div x. onal|#" ault:""o fc05">t="_blli 蟢x < v> {
{/if} 首页id="#--最嚎kxif} 最8riss="mb id="m-t a as x}kihis.src=div claerName)}"/> ?nt:5, R div x.03 mTsei|#" ault:""o fc05">t="_blli 蟢x < v> {
{/if} bds2 bdc0 f#--最嚎kxif} 最1iblock nb
{/if} {/lis"ac} 上蠲廓,下蠲廓#--最嚎kxif} 最1me="jst" {lis(03 mDetail.preB3 m, ) x.moveFr an> iloid!x} class="pl/st
t="_blts 蟢x < v> irgid!x} class="pl/19
t="_blts 蟢x < v>
{/if} bds #--最嚎kxif} 最1 蟢x idItemd!x}
{else} 7285, erNimg alt="${x.visitorNickname|escape}" onerror="this.src=location.f40" class="cwd bdw7285, er ="${fn1(x.visitorName)}"/> {/if}
新闻广告 #--最嚎kxif} 最14 蟢x < 新闻c ts 蟢x eft inter;">关 is.src= pan (h 关ock 关ock 0-jst-2"/aaaaaaa/aaaaaaa d="m-g?lsd="m-jst-1"> "a/aaaaaaa/aaaaaid="}_0, ex>7}{belfk greatss /aaaaaaa aackihis.src=div c?fr yul" target="_bla {if !!a} i03 ck doe e·t=ock w|ex. onal|"${x.vit="_blv> /aaaaaaa aa vv> {/aaaaaaa/aaaaa v> /aaaaaaa新闻an tit arget="_ft /aaaaaaat ts 蟢x {/ift ui
{/ic} bds模块结构#--最嚎kxif} tiot"e" class="v>
{/ic} 引用模块结构#--最嚎kxif} frlts 蟢x
{/iaac} 博主发起的投票#--最嚎kxif} t="_掌巳擞薪投票给ft 掌巳擞薪“${0[a:[]ToOpr:#d_0, ex]}”掌巳擞薪ft {"a/aaaid="e}/role!="ame) },“我是${c[}/role]}”掌巳擞薪 v> {
{rl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