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哥哥荒腔走板的江湖

梅雨季小镇 QQ群 7262532

 
 
 

日志

 
 
关于我

一阵突然绚丽的光霞照下,在眾人的惊嘆声中! 传说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情场杀手鬼见愁美貌无比心地善良晕倒一片迷死一帮阿之阿佐的朱哥哥瀟洒的从天上缓缓而降......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黑龙江学校手印的原始图片出炉实录(记者手记  

2005-06-16 08:52:54|  分类: 观点【含沙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结束今日在沙兰的采访,由于今晚不发稿,上网看了看,比较吃惊,“手印事件”竟然引起网友如此激烈的反响。我是个文字记者,拍摄新闻图片水平不高,但一张偶然拍得的图片竟然引起如此激烈的辩论,让我始料不及。感谢安替等对我的高看,也感谢其他网友的善意质疑。为了解释疑问,现将在沙兰现场采访偶得“手印”图的一些细节披露如下。


    一、图片是如何拍得的?
    实际上,我5月10日灾祸发生当晚就开始跟进宁安沙兰洪灾采访了。10日是周五,第二天是端午节,当天傍晚8时许我正准备回家过周末,主任突然通知我洪灾消息。当晚我通过电话与宁安方面进行了联系,主要是打了宁安防汛办、气象局等单位电话,了解了一些简短的救灾信息。当晚我报并未决定拍记者到现场,我乘坐23时的解放集团班车回家。
    5月11日晚20时左右,突然接到主任电话,决定派我去宁安。于是将手提、衣物、相机等东西打包,并订好机票,次日晨从虹桥机场上飞机,经北京转机牡丹江,包车当夜7时左右赶到沙兰现场。赶回宁安后时间已非常紧张,经过尽力拼搏,终于在23时传回整版文字和图片,和新文化报两记者外出就餐后,2时才得以就寝。
    13日晨,由于听说小学即将复课,和住在宁安同一宾馆的几个记者约好,早上5时就起床赶往复学地点沙兰中学,几经周折结束在中学的采访后,我和新京报记者李艳一同向镇内走去,准备对卫生、重建等细节进行访问。由于脚上有了20元买的大雨靴,在泥水中行走比头一日从容了许多,很快便进入了靠近镇中心小学的中心桥附近区域。
    此时,校门附近依然堆积着大量淤泥,路边可以看到死猪、死鸡,行走十分困难,我与李艳决定从小学东北角的民房附近进入。对住房被毁表情无奈的房主进行采访后,在两位救灾解放军的指引下,找到了一条几乎没有淤泥的捷径,很快便站在了中心小学被毁的窗台外的水泥路上。
    透过窗口,可以看见教室地上有粉色的游泳球、花书包等物品,心中黯然。正在清淤的一位身材魁梧的武警同志问:“哪里来的记者?”搭上话后,大家不免为现场惨况唏嘘一番。半分钟后,我们突然从军人口中得知“室内墙上有孩子挣扎时留下的手印!”
    我和李艳同时一震,感觉这是个重要细节。问清“几乎每个教室都有手印”后,我们迅速对教室内的手印进行了拍摄。我拍了十张相对清晰、手型较小的图,随后向主任打电话建议“做强图片”。当晚,和新京报记者一起返回1小时路程外的宾馆,我回房写稿。当晚,共用速度缓慢的拨号上网方法传回20多张经过精心挑选的现场图片,其中有10张各种各样的手印图片。

   二、我们是如何确认手印是孩子留下的?


    据我今日向李艳了解,13日晚,由于图片冲击力太强,为谨慎起见,我报和新京报后方编辑都打电话向前方记者核实了手印真实性,获得充足解释理由后,次日京沪两地两张大报头版刊出了极具冲击力的手印大图。
    新京报的核实过程有一定说服力,以下是该报头版编辑的话:
    “13日晚10点半左右,拿到这批图(30张左右)我粗略浏览了一遍,便把目光停留在了手印这张。我首先想到的是这是谁的手印?由于图说中没有标明,于是我打电话给现场的记者。记者告诉我说,武警告诉他,这些是遇难孩子的手印。
得到这个粗略的判断之后,我与封面编辑和领导进行了一个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如果没有事实失误,便做封面主图。

    接下来我开始从几个方面进行判断:
    1.手印的位置是否符合小学生的身高?
    从新华社的图片和本报文字中的信息中可以确定,淹没教室的水位高度大约是2米,再通过本报A06版刊发的那张有参照物的手印图片可以判断,这些手印的位置大多在1米—1.5米的高度范围之内。如此,这个高度不合适成人。而且从手印划出的方向来看,成人想要做到这样的效果,必须半蹲着身子,面朝墙。

    2.手印的大小是否符合成人?
    我把本报A06版刊发的一张有参照物的手印照片放大观察。以画面中墙上贴的A3大小的画做参照,这些手印的宽度,相当于我自己手的2/3,由此,我推断这些手印应该不是成人的。

    3.这些手印是否属于个案?
    当时是300多人在水中,90多人被淹死,在墙上留下的手印不应该只画面中这些。这个经文字记者证实,被洪水淹没的8个教室中,有5个教室的墙面上,都或多或少,有颜色或深或浅的手印。

    4.手印的颜色为什么是黑色的,而且颜色有深有浅?
我把12号记者传回来的照片翻了出来,画面中显示,洪水过后的学校院内仍然有深约20厘米的稀泥,颜色很深。这个在上面新华社13日的照片中也可以看到,教师的脚下有一道很明显的,淤泥的痕迹。


    5.有没有人造“手印”的可能?
    根据本报文字记者讲,洪灾发生后,武警很快就控制了现场,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现场。”

    需要补充的是,本人郭翔鹤不是一个专业摄影记者,也缺乏洪灾采访经验。但我在现场,我的客观采访资料比任何经验都更有说服力。
    当日我和中国气象局专家通话、及与沙兰镇洪灾抢险指挥部同志聊天后获悉,并实地勘查后确认,此次小学洪灾与其他地方洪灾有许多大不同。主要区别是:
    A.洪水是山洪,甚至有泥石流性质,是短时间强降雨所致。中国气象局专家向我确认,10日下午,宁安市降水量不大,根本无法与南方地区强降雨水量相提并论。但在现场了解后我们得知,宁安当日只有沙兰镇西北方较远处的和胜发生短时间强降雨,下了数小时“盆泼大雨”,而降雨地集中在山上,并因为桥梁设计不合理而发生了蓄水现象,最终洪水破堤而下灌向沙兰。这些因素,都导致这次洪灾来得猛也去得快,无法与大江大河决堤引起的洪灾相提并论,无法形成持续冲刷、浸泡之势。据学生赵明星回忆,“水来后一个多小时就退开始下去了。”

    B.洪水受到缓冲。四年二班赵明星同学是我14日在路上采访时偶遇的,他在教室内还原现场时回忆:“水从那边(西北)冲过来,很快冲垮了围墙,从走廊里一间间往教室里灌。”由于水从学校火车状的平房一头而来,学校不是同时被淹的,水到东南一侧教室时,走廊内水势已经大大减缓。而教室建筑较坚固,一些教室的师生曾试图将水堵在外面,紧闭了门窗并往门缝塞东西,但最后门被水顶垮灌进,最初迅速上涨时,的确有很强冲力。很快,由于房间缓冲力作用,水势上涨逐渐减慢,被冲倒的、手上沾满淤泥的学生开始试图游向窗台或沿着墙壁往上爬,手印留在了还未浸透的墙上。由于水很快下降,手印被泡掉的可能性已经大大降低。

    C.淤泥极其粘,在现场实地采访的记者都很了解,黑龙江的黑土地土质细腻,而这次山洪将表层土全变成了黏性很强的淤泥,长筒雨靴踩在水中几乎无法拔出。淤泥的密度,甚至影响了警犬对于遗体的嗅觉。试想,在雪白的墙面上,即使是顽皮孩子的鞋印也很难洗去,何况这种淤泥沾手后留下的印记?相信曾采访过黄河、淮河、长江地区洪灾,并看过当地淤泥状况的有经验的摄影记者到现场观看后,也会同意本人的观点。

    D.现场判断,手印数量很多,有大有小,有浅有淡,且每个教室都有。在成人高度的手印大多很大,而且颜色更深。手印越低,痕迹越浅,一些手印如随意涂抹留下的,仔细分析后,实际上是孩子水底挣扎所致。而比较大且位置高的手印,推断是高年级孩子或成人救援者留下的(实际上,农村地区很多孩子入学很晚,很多13、14岁还读4年级的,有的有劳动经历的手甚至和成人一般大小,这是我和一些四年级孩子对比后的结果)

    当时天色渐晚,找到目击者证实手印是谁留下已不可能,取得所有能让我们自己满意的客观证据和逻辑证据后,我和李艳决定迅速返回宁安发稿。14日,我们成功找到目击者赵明星并成功采访到“目击留下手印”的证据,甚至知道了留下手印者的姓名。“你能否确认”,这是李艳一直在反复追问的话。后来上海电视台任静一行也在我们之后对赵明星进行了采访,可以证明这一切。我按照报社要求做了现场还原,也有录音。实际上,赵明星读一年级的表弟也可以出面作证,童言无忌,但最真实,这一点应该没有疑问。我想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也是我们在现场能够收集到的最深入的证据。当时,我们完全是出于职业规则在采集证据,这是一个新闻记者的基本素质。

    需要澄清的是,次日刊登深入报道,是前一日时间紧张留下了没有当事人的遗憾,而并不是“试图越抹越黑”。如此判断,有武断之嫌。

    三、新浪上14日刊登图片是谁所摄?
    当日,我和新京报记者同时发现这个惊人的新闻标的,并一同完成拍摄。晨报和新京报一直保持着亲密的朋友关系,我们当时都为合作完成这一采访感到欣慰。但是第二日发生的一件事情,已经给我引来了不必要的指责,只好在此澄清,希望新京报同仁谅解。
    据了解,我报决定刊登照片后,新浪网凌晨首先从获得了新闻晨报的文字和图片,并很快挂在网上。但是,不知何故,次日本人拍摄的图片被加上“新京报供图记者李艳摄”的字样,文字却还是新闻晨报的文字。如果将新浪该图片和新京报14日头版图片对比后可发现,该照片虽然核心内容一致,但比新京报图片宽一些且短很多,没有水位线,与解放网上的小图完全一致,只是裁去了我不专业的手留下的一小点墙尾的绿色油漆痕迹。
    如果宽图可以裁窄,而窄图则断然是不能长宽的。但是,次日被广泛转载、甚至引起路透社关注的新浪上“新京报供图记者李艳摄”的文字却成了一个朋友在MSN上对我的质问,他问我是不是在晨报上登了别人的图片,却冒充自己的?
    同一主题,两个不同报社的记者分别拍到,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将我拍的图片署上别人的名字,这有点不大恰当。我不明白新浪网为何要更改图片作者名字,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我到现在还无法理解。这行文字已经给我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烦,我已和新浪网联系要求改正,但到现在还没有回音。我的想法是,新闻晨报和新京报友谊深厚,大可把改图片换成新京报的头版图片,不要继续尴尬下去了。

    以我愚笨的头脑,只能想到这么多证明手印真实性的证据采集方法。如果有不完善的地方,希望各位前辈指正。对于善意的质疑,我愿意如实回应,与各位前辈探讨。

 

                      新闻晨报记者郭翔鹤

                      2005年6月15日深夜于黑龙江宁安

 

 

  评论这张
 
阅读(12490)|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