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哥哥荒腔走板的江湖

梅雨季小镇 QQ群 7262532

 
 
 

日志

 
 
关于我

一阵突然绚丽的光霞照下,在眾人的惊嘆声中! 传说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情场杀手鬼见愁美貌无比心地善良晕倒一片迷死一帮阿之阿佐的朱哥哥瀟洒的从天上缓缓而降......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作品]梅雨季小镇上的婚礼  

2005-02-12 19:11:38|  分类: 乱弹【江湖战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由赋闲客发出一条关于梅雨季镇长婚礼风波的贴子引起小镇居民严重不满,首先跳出来抗议的就是新娘子如菊宝贝。 
    

    如菊宝贝播放了当天拍摄的录影带,从播出的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如菊宝贝从头到尾脸上都漾溢着幸福和快乐。

    而最感人的莫过于就是在片中如菊宝贝深情地对朱哥哥说:“嫁给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骄傲。”

    在片中我们还看到身为伴娘的陶小球夏不安,在角落里忙着偷拆嘉宾的红包将里面的大钞票偷偷塞入自己的口袋中然后换上一毛两角的小票上去的镜头。
    

    我们还在片中看到服部半藏,据双方亲友团确认,当天的婚礼并没有邀请半藏,所以半藏是混进来骗吃的,据当时现场保安队长606回忆,那半藏吃相非常可怕风卷残云一连干掉了三桌莱,而且在喝光所有的酒之后半藏还摸进厨房将人家煮莱的酒也给喝掉了,半藏临走的时候还带走酒店的两个大海碗、一套酒杯……

    606面对镜头非常生气说:“要是早知道半藏是没有请柬属于不请自来的,一早就将他打跑了,可惜……”


    在片中我们看到踏雪白狐大斗朱哥哥,此战果然精彩。结果是踏雪白狐输了,从片中我们也看到踏雪白狐输得一塌糊涂,而且踏雪白狐的三黄鸡也被扣留下来了,这同时也推翻了赋闲客所纂写的所谓朱哥哥被打输的谎言。

   通过朱哥哥如菊宝贝婚礼录影带的片段,我们可以大胆猜测,是谁在后面搞鬼?答案不难,就是香格里拉。


    据内线卧底永远的成功者报告,是香格里拉为了破坏朱哥哥如菊宝贝的幸福,所以让四十如梦第一悍将赋闲客不惜颠倒黑白制造假新闻,企图达到分裂第一家庭的美好生活。

    这也表明了四十如梦帝国主义一直在企图和平演变我梅雨季小镇,希望四十如梦领导人悬崖勒马,早日在“一个论坛”的原则下与梅雨季小镇恢复谈判,争取两坛关系的改善和发展。
    我们奉劝四十如梦当局,停止对梅雨季小镇干部进行瓦解分化和破坏,停止对梅雨季小镇干部使用行美人计或美男计,这种做法是不得人心和注定是要失败的。

    不信?香格里拉就试试,你有种就对我们使用美人计试试看……

 

-------------------------------------------------------------------------

 

   小镇上的婚礼 (赋闲客)

    小镇广播站高音大喇叭声打破了清早的沉寂,“萨拉热窝的公民们!萨拉热窝的公民们请注意!”
       
    小镇正在打水的一众人等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小镇加入南联盟了吗?)。

    只听的喇叭里一声怒斥:“115,你搞什么鬼?是不是拿错剧本台词了?”;喇叭里接着传来道歉的声音:“书...记对...不起,我一紧张把电影配音的台词念出来了”。

    街上正在发愣的水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了(大清早的搞什么名堂)。
      
    喇叭里又传出了书记的呵斥声:“这么重要的通知你竟敢念错,小球!把115拖出去抽几鞭子!606你来念通知,再念错了,鞭子加倍!”喇叭里传出了鞭子和唉呦的叫声。“小镇广播站,小镇广播站,现在播放重要通知”,水民们都放下了水桶、水盆、水罐,抬头注视着水塔上的高音喇叭。“本小镇镇长‘爱老虎油朱哥哥’将于今日午时三刻在水塔前广场举行他的第N次婚礼,全体水民必须准时前来祝贺,不得有误!来的时候别忘记各挑一担水,今天的庆典按小镇的最高仪式进行。首先鸣水炮49响,接着是拜堂成亲、然后奏小镇灌水之歌,最后是泼水活动,但是不能泼脏水!”
         

    606胆颤心惊的把通知念完了。刚才还是寂静的街道上一下子沸腾了,有笑的、有哭的、有夸的、有骂的:“咱们镇长真够风流的,今天不知哪位PLmm有福气,做了镇长的第N个夫人,哈哈哈......”;“朱哥哥呀,你今天怎么娶的又不是偶呀,你不知道人家对你的一片痴情呀,5555555......”;“老猪就是不一般,男人嘛就应该有这样的魅力!啧啧啧......”;“这口臭猪,把PLmm全都霸占了,也不说给光棍们儿留点机会,你也不怕累死!娶吧,让你家里天天内讧!哼哼哼......”。
       

   不过大家很快就议论起来今天的新娘究竟是谁?为什么事先没有透露一点信息?
    水塔四周威风凛凛的矗立着49门125口径的水炮,广场上站满了小镇的水民和前来道贺的各大门派掌门人,午时三刻到了。只见那朱哥哥一身粉色燕尾大礼服、足登红色大皮靴、腰别水枪、斜挎宝剑,搀着一袭白色婚纱的俏美新娘从水塔中走出,身后跟着小镇的众位首脑。
     
    广场上顿时乱了,一片哗然:“怎么是她?”;“她不是暗中发动、组织水民推翻老猪同志的那个姑娘如菊宝贝吗?怎么会嫁给老猪呢?”;“不好!水民的地下运动领导人是不是被老猪擒获了?强逼成亲?”;“tnnd,要是那姑娘发声号令,老子们就和臭猪拼了,决不能让我们水民的精神领袖遭难!”
         

    只见那朱哥哥容光焕发、神采奕奕;而那姑娘却满面仇怨、一眼忧伤。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人高声喝道:“老猪,你的婚礼必须停止!你不能娶‘清影*淡如菊’为妻!”身后立刻跟出了一大群人纷纷附和:“对,你不能强迫如菊姑娘嫁给你!如菊姑娘你快说,是不是老猪强迫你嫁给他?我们大伙拼命也要保护你!”

    俏美佳人如菊宝贝含着眼泪对大伙说:“大叔大婶们、兄弟姐妹们,老猪威胁我的师傅~风~,我若是不嫁给他,他就要除掉我师傅,还要驱逐所有反对他的水民。我没有办法,只好违心的嫁给他,
    广场上大乱,众水民义愤填膺,~风~在朱哥哥身后羞惭的地下了头。
        

    朱哥哥勃然大怒,冲着当先质问他的那个人喝道:“服部半藏,你这个东瀛来的奸细,处处和我捣乱,还不给我滚出小镇!”
    服部半藏毫不惧怕,从腰间掏出一个黑色的十字架举过头顶:“开枪吧!冲天主开枪吧!”朱哥哥冷笑道:“你感谢上帝吧,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饶你不死!”
    服部半藏大喝道:“你的婚姻是对主的神圣结合的亵渎!你跪下忏悔吧!”朱哥哥气的脸色发白,从腰里拔出水枪对着服部半藏前胸开了一枪“砰”,广场上登时鸦雀无声。
    服部半藏手捂着前胸,怒视着朱哥哥:“你真蠢!”然后悲壮的倒下了。

    书记喊道:“婚礼继续进行,鸣水炮......”
    话音未落,只听水塔上的大喇叭传出了一阵音乐:“咿斯密欧......·#¥#*¥#......佐罗......呦欧......”跟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镇外冲进一匹黑马,马上一名蒙面侠客,黑衣、黑靴、黑色面具,只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瞬间人马冲到了广场,水民纷纷让开了道路,马上人跳下马来,扶起了服部半藏:“神父,偶来晚了!”。  
    服部半藏微弱的说道:“不要管我,快点制服老猪,领导水民起义!”
    黑衣人悲愤的点了点头,站起身冲朱哥哥说道:“你恶贯满盈,小镇水民早就对你不满,今天你还要抢娶圣女如菊宝贝,我要为民除害!”
    朱哥哥厉声大喝:“你这个不敢暴露真面目的强盗,我早就想把你缉拿归案,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扭身对表弟~迷路的老虎~:“老虎,把这个蒙面强盗拿下,若是反抗,格杀勿论!”
        

    迷路的老虎抽出水枪对着蒙面人就要开枪,蒙面人一挥手中的鞭子打落老虎的水枪,又一挥鞭子在老虎的前胸留下了一个‘Z’字,转身对朱哥哥说:“别让你的人送死,咱们两个人单打独斗!”
    朱哥哥一看自己的手下都面有惧色,而新娘子如菊宝贝却一脸的嘲笑对着自己,心中发狠:“我若今天不亲手杀了这个强盗,今后在小镇还有什么猪威!”

    脱掉礼服,扔掉水枪,抽出宝剑,大喝一声:“强盗,拿命来!”奔蒙面人分心便刺,蒙面人拔宝剑截架相还,二人战在一处......。


    这一场恶战,自中午一直打到下午,从广场打到水塔,看看天色接近黄昏,二人打到了水塔顶上。朱哥哥累得气喘吁吁:“好强盗,真个凶悍,你能不能让我看一看你究竟是谁?”蒙面人一看众人都不在场,慢慢的除下面具。
    朱哥哥一看大吃一惊:“你......!~踏雪白狐~!你小子可真能装呀,你那天不是让~迷路的老虎~打伤了吗?”


    踏雪白狐冷笑道:“我那天是障眼法,故意输给~迷路的老虎~,让你春风得意,目空一切,然后出其不意击败你,这也是你自作孽、不可活!”


    朱哥哥:“啊呸,鹿死谁手还不知晓,少放厥词,看我的最后一招”。纵身形使出‘漫天花雨’,一团剑光将踏雪白狐裹在当中。踏雪白狐不敢怠慢,也使出看家的绝技‘雪山飞狐’,拔地而起,跳出剑圈,飞起一脚,正揣在朱哥哥的腚上,只见那朱哥哥嗖的一声,接着‘扑通’摔落塔下,跌入塔边不远的污水塘中。


    在众人吃惊的尖叫声中,踏雪白狐戴上面具,一声尖厉的口哨声唤来黑马,纵身一跃,从塔顶跳下骑在马身,飞奔出镇而去。喇叭里再次响起了音乐“:咿斯密欧......·#¥#*¥#......佐罗......呦欧......”
       

    “佐罗走了!佐罗走了!”广场上水民们纷纷大喊。

    如菊宝贝甩掉婚纱,露出一身白色劲装,高声呼喝:“佐罗走了,他给小镇带来了正义和勇气,全体水民要团结起来,不畏强暴!小镇的春天还会再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