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哥哥荒腔走板的江湖

梅雨季小镇 QQ群 7262532

 
 
 

日志

 
 
关于我

一阵突然绚丽的光霞照下,在眾人的惊嘆声中! 传说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情场杀手鬼见愁美貌无比心地善良晕倒一片迷死一帮阿之阿佐的朱哥哥瀟洒的从天上缓缓而降......

[原创作品]天青色败类,你有信心为党建立新功吗?  

2004-12-27 20:29:45|  分类: 乱弹【江湖战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青色败类,现在请举起你的左手,握拳。让我们庄严地宣誓。”
    Anne和天青色败类各举着左拳互相庄严地凝望。
    Anne:“我讲一句,你就跟着念一句,服从组织,牺牲个人,爹亲娘亲不及超管的恩情深。”
    天青色败类:“我讲一句,你就跟着念一句,服从组织,牺牲个人,爹亲娘亲不及超管的恩情深。”
    Anne:“从今天开始,除了超管我就再也没有别的亲人了。”
    天青色败类:“从今天开始,除了超管我就再也没有别的亲人了。”
    Anne:“不随地灌水不欺负新人不用马甲骂人。”
    天青色败类:“不随地灌水不欺负新人不用马甲骂人。”
    Anne:“看见坏人骂超管要毫不犹豫地和他做斗争,过年过节超管吃肉我喝汤也心要甘,情要愿。”
    天青色败类:“看见坏人骂超管要毫不犹豫地和他做斗争,过年过节超管吃肉我喝汤也心要甘,情要愿。”
    Anne:“如果违约,赔偿对方一切损失。”
    天青色败类:“如果违约,赔偿对方一切损失。”
    宣誓完毕,Anne热烈地和天青色败类握手:“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志啦!”
    天青色败类热泪盈眶:“我终于找到组织了,党叫我干啥我就干啥。”

    “我问你,在平安夜前夕那个夜里,也就是东南来客率灌水党攻进站务区的那个夜晚,你在哪里?”在站务讨论专区审讯室,潇潇临风表情严肃地问香格里拉。
    “那天我跟着猫之天使去吃饭。”香格里拉强装镇定地回答。
    潇潇临风 :“为什么不去战斗?朱哥哥在战斗半藏也是抵抗半天才投降的!”
    香格里拉:“我有更重要的任务。”
    潇潇临风:“什么任务比在站务抵抗灌水党的进攻更重要?”
    香格里拉:“猫之天使说灌水党请客吃饭,而且还有红包拿,叫我一块去大吃二喝,我心想多一个人又吃又拿肯定会吃穷那灌水党,所以我不但去了而且还带上四十如梦的踏雪白狐和望眼浮云一块去。”
    潇潇临风:“嗯,后来呢?”
    香格里拉:“后来枪声大作,站务火光冲天,我一看,乖乖不得了,灌水党都攻进来了,秋风暮雨、水木清华、三毛、醉百合、永远的成功者、野鹤、碧海*蓝天嘴里还叫着八格牙路,猫说不得了敌人都进来了,叫我去黑名单将笑看网事和学究拉出来枪毙,他去破坏工厂说不让灌水设备留给灌水党,结果我在半路就碰到朱哥哥,朱哥哥说香姐快跑半藏已经投降了,正在带领灌水党去救笑看网事呢,我一听就急了,我说我还要赶去枪毙笑看网事呢说什么也要赶在敌人前面。我和朱哥分手后顺手回复了几个帖子才赶到站务黑名单,我把正在绣红旗的笑看网事和老学究掀出来就听见外面吵声一片,我往外一看,原来是一身汉奸打扮的半藏带着东南来客率灌水党等冲了进来,我当时就急了,我可不能死呀!我一死革命的火种可就要断送在我的手上,我急中生智,抓住笑看网事就说了一声:‘网事我来救你了……!’”

 
    潇潇临风:“嗯,这么说你放笑看网事和老学究是为了保存革命的种子喽?”
    香格里拉:“是的,为了得到敌人的信任,我还带他们杀去老朱的小镇,老朱正带着他的7、8、9老婆淘小秋夏不安,阿紫、淡如菊正准备逃亡,看见我带他们冲过来就怒斥我们:‘我们站务就要亡在你们这些灌水党人手里了!”
    潇潇临风:“后来呢?朱哥也投降灌水党了么?
    香格里拉:“没有,朱哥哥痛斥我们后就脱下袜子扔了过来,我们只嗅到一股浓浓的“悲酥清风”味道就一下子全晕了过去。”
    潇潇临风:“听起来好象是真的,最后我问你,你觉得谁应该对这次反灌水战役失败负责任?
    香格里拉:“我不带任何偏见呵,我觉得应该是服部半藏。”
    潇潇临风:“嗯,服部半藏。我也是这样认为滴。”

   “我太帅了我可不能死啊!”服部半藏对道朱哥哥:“我还有很多MM要照顾,我还有大把的青春,凭什么要我负这个责任?香格里拉说她投降是为了保留革命的火苗,难道我投降不也是为了保存革命的种子吗?你可得给俺评评理,等到将来平反,那是碧血已凝革命花,晚啦!”


    朱哥哥:“半藏你别无选择,能多吃点就多吃一点,纵然这世界六月会飘大雪,你依然会长存在我们心中的……”

    Anne:“你有信心为党建立新功吗?”

    天青色败类:“自从俺加入反灌派就没打算活着离开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你们说吧!”

   Anne:“我们现在正缺少一位对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反灌水大革命战役失败负全部责任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